2013.07.08 毓民特區:談輿論及道德審判

2013.07.08 毓民特區:談輿論及道德審判

陳振聰被控偽造及使用虛假文書罪成,判入獄十二年,一時間民眾欣喜若狂,奔走相告,然而公眾的反應及不少媒體的報道手法,令毓民頗感不安。

刑事法庭是判被告有沒有罪,被告的品德及其是否神憎鬼厭,是與有罪與否沒有必然關係。陳振聰的刑事官司,焦點是他有沒有偽造及使用虛假文書,對於陳振聰出示的遺囑真偽,在法律界內仍有爭議,亦有法律界中人指出,華懋一方的證人供辭有漏洞,但法官在宣判前引導陪審員,若認為陳是基於不良動機而說謊,便可當作是有利控方的證據,換句話說,單憑環境證據便可入罪,而法官最後的判詞,亦有很濃烈的道德審判色彩,令人懷疑陳的定罪及重判是否只因他的聲名狼藉。

陳振聰也許真的是貪得無厭,然而龔如心這類大地產商又何嘗不是?梁振英與陳振聰一樣有講大話,但如果有一天梁下台後因涉嫌選舉舞弊而被捕,毓民也希望他的審判會是公平及嚴謹。

而七月五日《蘋果日報》的頭版標題「暴貧暴富 一生靠女人 嫌三成半遺產少 終成魔」則是當今輿論審判的典型例子,標題的四組字詞,與陳的罪名沒有直接關係,全都是道德判斷。不料法官的判詞用上了「邪惡、殘酷、無恥」等形容詞,竟與《蘋果日報》的「終成魔」互相呼應,通常法官只會在一些手段兇殘的謀殺案或強姦案,在判詞中才會用上「邪惡」一詞,假如法官的遣詞用字也受到香港劣質傳媒的影響,那才是香港更大的悲哀!

黃毓民 立法會議員

2013.07.04 毓民特區:全民制憲重新立約

2013.07.04 毓民特區:全民制憲重新立約

「七一」大遊行後,毓民在熱血公民舉行的「全民制憲起動集會」上焚燒《基本法》,惹來數名保皇黨議員的非議。梁美芬與李慧琼沒有獨立意志,揣摩權者意志,向區區發炮,說甚麼:焚燒《基本法》是煽動或鼓吹民眾違反《基本法》、不接受「一國兩制」,對政制發展有影響,長此下去將無法落實普選。謝偉俊更主張以「行為不檢」論罪,褫奪區區的議員職務。

《基本法》「附件一」及「附件二」,明文規定第一、二屆立法會及第二屆特首選舉的辦法,亦寫明○七年後的行政長官、立法會選舉方法,如需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備案,即俗稱的「三部曲」。

但○四年的人大釋法,把「三部曲」增為「五部曲」,增加了行政長官在研擬政改方案前,需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報告,及人大常委會決定批准修改的兩個步驟,並否決了○七○八雙普選,而在○七年的人大決定,則否決了一二年雙普選;此外,○四年的人大釋法及○七年的人大決議,又添加了《基本法》「附件二」所無的地區直選與功能組別比例保持不變「原則」。

這是北京單方面撕毀《基本法》有關政制發展的承諾,為香港的民主進程設置路障。焚燒《基本法》,就是「以否定為肯定」的表達自由,否定這份被中共違反的「社會契約」,才能重新立約,實現真正的「港人治港」,試問何罪之有?

黃毓民 立法會議員

2013.07.03 毓民特區:下台訴求豈是偶然

2013.07.03 毓民特區:下台訴求豈是偶然

周一的七一大遊行,民陣宣布的人數是四十三萬,去年是四十萬,連續兩年數以十萬計的港人在七一回歸日上街宣洩不滿,反映特區政府愈發不堪。

十年前有連續兩年超過五十萬人上街,當中有人因為長期經濟不景氣而不滿,有人為了沙士的悲情,大多數人是為了「倒董」及反對廿三條立法,也有為了○七○八雙普選的訴求。當時正值中共領導層換班,人們對「胡溫新政」有所期盼,故此當時並沒有公民抗命的行動,群眾遊行後回家,靜候北京發落。
有關港人對民生的訴求及種種不滿,北京都有所回應,唯獨是雙普選,則通過人大釋法否決,之後更對公民社會全面打壓。也許是在這種背景下,作風強硬的梁振英得到北京垂青,試圖以鐵腕「整頓」香港。然而,梁振英剛愎自用、顢頇無能,主要官員多不稱職,而公務員隊伍士氣低沉,坐擁巨額儲備,但房屋、福利及醫療等公共政策毫無改善,上任一年已經累積足夠下台的民怨。

梁振英上台後陷入管治危機,不但沒有警覺,而且還要打壓媒體,七一之前消防處藉詞接獲匿名電郵投訴,進入東方報業中心,檢查伺服器房灑水系統,該處為報館機要之地,執法機構如此胡作非為,梁振英可以視若無睹嗎?

「人必自侮,然後人侮之」,梁振英政府上台一年,在經濟環境沒有出現衰退的情況下,政績乏善可陳,不但沒有自感歉然不足,反而倒行逆施,七一大遊行,有不少市民提出「梁振英下台」的訴求,又豈是偶然!

黃毓民 立法會議員

2013.07.01 毓民特區:梁振英自取其辱

2013.07.01 毓民特區:梁振英自取其辱

在 2013年7月2日 19:20 由黃毓民網誌

日前的演藝學院畢業典禮,梁振英以校監身份頒發畢業證書,部分學生以各種方式抗議。事件引起爭論,焦點不外是學生有沒有尊重大會,梁振英是否值得尊重。可惜這都沒有指出問題的核心。
世界上大部分高等學院畢業禮,通常是由校長或校內外德高望重人士頒發畢業證書,可是在香港政府資助的大學,卻是由特首頒發或主禮,為何會如此呢?
最早香港只有一家政府資助大學──香港大學,而港大是為殖民地政府培育高級公務員的訓練所,於是有港督兼任校監的傳統,但若以普世專上教育的理想衡量,大學獨立於君權以外,享有學術自由,這是自中世紀已有的傳統,香港這種模式當然是不合格。
直至中文大學成立,後來政府資助專上院校增至八家,這個英國人留下的畸形「傳統」並無改變。過去,由殖民地總督兼任大學校監,目的是為了讓受高等教育的精英,向殖民政府臣服,但當時並沒有引起學生以至社會人士的抗議,令這個荒謬的制度「順利過渡」,九七之後換成是特首兼任所有政府資助專上院校的校監。
由政府行政長官兼任大學校監,不倫不類,亦有違學術自由之旨。民國初年,北京大學校長蔡元培揭櫫「囊括大典,網羅百家,思想自由,兼容並包」的辦學方針;儒家思想亦有「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的學術理念。這才是高等教育,梁振英懂嗎?
政府政黨都應遠離校園,否則便是干預學術自由,梁振英在演藝學院被羞辱,那是自取其辱!

2013.07.02 毓民特區:面對民怨不知愧恥

2013.07.02 毓民特區:面對民怨不知愧恥

在 2013年7月2日 19:17 由黃毓民網誌

太陽報   2013-07-02
A36 | 太陽虹 | 毓民特區 | By 黃毓民

 

○三年「七一」五十萬人上街倒董反廿三條,當時長期經濟不景氣,再加上○三年的沙士疫症,二百九十九人死於非命,令積壓的民怨總爆發。
○五年董建華「腳痛」下台,曾蔭權接任,事事遷就地產商,北京亦以「個人遊」及「北水南調」配合,表面經濟是復甦了,市民對公務員治港亦有所期望,故此○五至一○年間,遊行人數未破十萬。
但期間兩次政改方案,並無回應港人對雙普選的訴求,而以熱錢及高地價政策所堆砌出來的「經濟復甦」,流弊逐步浮現,例如高通脹、貧富懸殊及中港矛盾。到了一一年,遊行人數一下子突破二十萬。
一二年,「貪曾」的惡行東窗事發,特首小圈子選舉亦成為一場醜聞鬧劇,部分市民雖對當選特首梁振英存有期望,但亦有不少市民對他的土共背景深感疑慮,而本土意識抬頭,捍衞香港的聲音震天價響,「七一」遊行人數較一一年倍增。
一年過後,梁振英競選期間承諾要解決的問題,表現得一籌莫展,管治班子成員不是唯唯諾諾,便是庸碌無能,參與密笏的行政會議,更是雞鳴狗盜出其門。梁振英無人緣無人脈,本身顢頇無能,他所領導的政府無所作為,乃物理之必然。昨天的大遊行,三號風球下風雨交加,但仍有數十萬人上街,要他下台的聲音不絕於耳。民怨灑滿香港,他不但沒有反躬自省,反而對一年政績自吹自擂,真是不知愧恥!
「不仁者居高位,是播其惡於眾也。」證諸梁振英政府,誰曰不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