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為小利小害而放棄法治!

《捍衞法治和司法獨立》

主席,香港在極權主義的中國共產黨間接統治下,失去法治和司法獨立,乃是物理的必然。只要有共產黨,就不會有法治,這是常識。上世紀八十年代的「中 共八老」之一、前人大委員會委員長彭真曾被問到「黨大還是法大」,他答曰「我也搞不清楚!」現任人大委員長吳邦國更在工作報告直言:「我們的一切法律法規 都是在黨的領導下制定的,我們制定的一切法律法規都必須有利於加強和改善黨的領導,有利於鞏固和完善黨的執政地位」[1]。

曾任廣東省政協委員的港共政權律政司司長袁國強秉承中共「黨大於法」的精神,在上月向終審法院提議提請人大解釋一九九九年首次就吳嘉玲案解釋《基本法》時,「特區籌委會報告反映《基本法》立法原意」的說法是否屬於釋法的一部分,以解決「雙非嬰兒」問題。

人大釋法是中共及特區政府侵犯香港司法獨立的暴行,打從第一次開始就已經是霸王硬上弓。一九九九年行政長官與行政會議違反《基本法》第158條,繞 過終審法院逕自向人大常委會提請釋法;二零零四年人大常委會主動解釋《基本法》附件一、二;二零零五年署理行政長官曾蔭權又是逕自提請釋法。二零一一年的 第四次釋法之前,終審法院內亦有爭議。《基本法》的制訂本來就極不民主,中共人大又是極權政府的舉手機器,特區政府又並非以民主方式產生,加上人大和特區 政府多次踐踏《基本法》,整個過程就是極權政治。

「第五次人大釋法」只是為香港的專權政治再添註腳!

港共摧毀法治 大開極權之門

曾任律政司司長的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早前批評包括法官在內的本港法律界,不太認識中央與特區關係,錯誤地以普通法解釋《基本法》,指人大釋 法是解決本港和內地法律制度衝突的橋樑。[2]其後基本法研究中心主席胡漢清大律師又指,為了貫徹港人治港,法官不應持有外國國籍。[3]港共政權恐怕要 為香港的司法界換血,根除司法界中的法律精神,以後無需人大釋法也能使香港做到未來國家主席習近平所言的「行政、立法和司法三個機構互相理解、互相支持」 [4]。

前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和前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先後退休,公民黨吳靄儀和余若薇離開議會,實在令人惋惜。余若薇曾在社交網站以「一個時代的 終結」(the end of an era)[5]形容包致金退休,本席也有同感。包致金在告別儀式上預言「一場前所未見的猛烈風暴將會侵襲司法獨立」,語音剛落,風暴已然掩至。

利益重於法治 香港社會可悲

中共和港共聯手摧壞司法獨立,摧毀法治社會,其實本席與一些民主派人士早在回歸之前已經料到,不過最痛心是莫過於香港市民開始忘記法治對香港有多重要,可以為眼前的小利小害放棄大原則,見利忘義。

在袁國強建議終審法院提請人大釋法後,政論家李怡在報章撰文說:「在許多市民眼中,眼前利益比抽象的法治觀念重要」[6],並引用十七世紀的英國政 治哲學家洛克(John Locke)的觀念「法治的核心,就是保障公民的個人自由和權利」及美國第三任總統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的名言「自由的代價,是永恆的警覺」警誡市民。

二零零四年公屋居民盧少蘭入稟法院提出司法覆核,指領匯上市違反《房屋條例》,盧少蘭本人和協助她的前立法會議員鄭經翰遭萬千市民痛罵;二零一一年 東涌居民朱綺華提出司法覆核,指港珠澳大橋香港段工程的環境評估報告不符合法例要求,協助她的公民黨因此被假扮政治中立的「愛護香港力量」追擊;同年,三 名在港工作多年的外籍女傭去年亦入稟法院司法覆核《入境條例》,不少市民憂慮外傭湧港搶奪就業機會和社會福利,公民黨再受追擊。建制陣營指他們濫用司法程 序禍害香港,好些市民認同此說,把法治精神拋諸腦後。

司法獨立正是弱勢社群在極權和民粹壓力下的救命草,是現代社會捍衛人民自由權利及社會公義的必需品。社會不同族群之間以司法途徑解決爭議,本來就是 應有之義,外傭案也是如此。港共政權以外傭案為藉口、以解決「雙非」問題為手段、以摧毀司法獨立為目的,提請人大釋法,十分可惡!

目下特區政府的極權與「棄法治反雙非」的民粹合流,以政治凌駕法治,造成「前所未見的猛烈風暴」。當法治被極權者破壞殆盡,人民的自由和權利就會是他們的下一個目標!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零一三年一月四日

[1] 十一屆人大第四次會議,2011年3月
[2] 2012年10月6日
[3] 2012年11月4日
[4] 2008年7月7日
[5] 2012年10月24日
[6] 2012年12月15日

全民退休保障,社會大勢所趨

《全面檢討強制性公積金計劃》

主席,工聯會於本年度提出檢討及改革強積金的議案,整整十個項目,都顯示所謂三條退休保障支柱之的的強積金未能保障打工仔女。強積金不公義的本質在於政府強制市民供款卻放任金融機構肆意從中謀取暴利,可說是香港官商勾結的最大明證。要解決人口老化唯有設立全民退休保障。本席倒想看看建制派如何自圓其說:對於強積金流弊叢生視而不見、為維護金融霸權為政府保駕護航而力保強積金。

通過長生津,全退保遙遙無期

曾班子之時,對於全民退休保障就不諮詢、不討論、不研究,採取鴕鳥政策,無視市民要求政府設立全民退休保障的強烈訴求。到梁振英主政之時,變本加厲,推出長者生活津貼以終結全民退休保障的討論。長生津計劃需要長者資產,分化長者,不計算保險計劃的現金價值亦有可能令保險公司獲利。梁班子為求樹立其管治威信,更堅拒任何修訂,濫用公帑進行鋪天蓋地的電視廣告宣傳,製造民意,再令工聯會封口民建聯轉軚,繼而工聯會黃國興聯同親建制喉舌再度大放厥辭,侮蔑堅持拉布的梁國雄議員,最後政府卑劣取巧強行通過長生津,變相剪布。

更為重要的是,長生津通過令全民退休保障失去公眾討論的陣地,距離全民退休保障實施之日,更為遙不可及。工聯會當日爭取長者生活津貼免入息申報襟聲,阿爺吹雞,建制派一眾議員也只能屈從。

小修小補於事無補

若然政府及金管局能擔任公共信託人,勢必會出現強積金戶口轉移潮,其他強積金受託人將大幅減低費用,令強積金撥亂反正。以金管局的往績而言,每年港府從財政盈餘的投資中得到過百億的回報,港人一向對其充滿信心。此亦不失為一個可取方法。然而,會有人相信一心維護財團利益的建制派、功能組別議員,會通過此一有利民生的方案嗎?恐怕甚至連一個無約束力的議案亦會無法通過。若否,其他所謂檢討又可以增加幾多強積金回報、或是減省強積金多少開支?根據工聯會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強積金半自由行推行後,基金行政費不跌反升,逾六成市民不會參與半自由行。一個月入一萬幾千的打工仔,到退休之日如非正值跌市之時,或可領取數十萬存款連同積蓄作退休之用,不過幾經通漲蠶食、疾病煎熬後,還可使用多少年月?更遑論沒有強積金戶口的家庭主婦或基層勞工?直至老本耗盡,申請長生津、綜援,政府又敢否今日在議事堂上承諾,他日不會削減老人福利?

維護金融霸權

截至2012年9月強積金資產值超過$4100億元,經濟學者林本利計算過,每年強積金信託人收取達70 億元行政費。五大受託人瓜分強積金73.6%市場份額,Gadbury 機構在8 月的統計,以一年平均收費1.73%計,五強一年穩袋48.9 億元管理費, 滙控(005) 及恒生(011) 佔市場32.1%,每年穩袋近21 億元。同樣是追蹤恒指的指數基金,部分供應商收取每年基金開支比率(FER )是1.38%,盈富基金(2800)總費用比率僅約0.15%[1]。數字說明一切,同是基金,強積金居然可以收費特高,每年回報率未扣除通漲卻僅得3.2%[2],銀行、金融機構在特區攻府與建制派議員的庇蔭下可以掠奪廣大勞工的勤勞成果,一小撮人的利益竟然比一代人的生死更重要。

全民退休保障,社會大勢所趨

特區政府早於2004年已推算到了2033年,香港65歲以上人口將佔總人口達27%,但香港政府卻只管將人口老化問題推回給市民自理。所謂三大支柱僅餘下綜援及長生津等需要資產審查方可領取,但上述福利卻是任由政府把弄,只要將審查收緊或將資助額調低,即可削減貧窮長者的救命錢,2002年政府削減綜援已是前車之鑑。理大調查報告指出,有超過九成受訪者[3]同意設立「全民退休保障制度」。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家都明白這個政府靠不住,亦願意從今日起共同分擔日後退休長者的生活重擔。人口老化所帶來的問題,除了長者退休生活、勞動力減少外,所衍生的醫療、安老及房屋等問題,同樣迫在眉睫,但一切一切至今仍是十畫未有一撇。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的方案,僱員、企業及僱主三方供款,長者每月可領取$3000養老金,經過精算核證為一個可持續的方案,讓長者可以有尊嚴地安享退休生活,無需面對嚴苛的資產審查。

本席要求政府立即就全民退休保障進行諮詢,並盡快實施。

主席,本席謹此陳詞。

立法會大會
黃毓民議員
二零一三年一月九日

[1] 2012-11-26信報財經新聞「霸權文化話積金」
[2] 強制性公積金計劃統計摘要,2012年9月
[3] 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市民對全民退休保障制度意見調查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