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14 龍七公:台灣民主選舉的弔詭之處

在選戰方酣之際,國民黨將於八月十九日在新北市召開第二十屆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此次大會的主題是二十二縣市長參選人的「革新團結、重啟執政」聯合造勢活動,具體的訴求則是「拚經濟、顧生活」。

選在新北市舉行「全代會」,是為了要凸顯「固守北台灣」及在新北市必勝的決心,希望藉黨主席吳敦義與新北市長朱立倫兩位黨內重量級領導人的號召力,凝聚黨內士氣,塑造精誠團結的氣勢,選戰後期將集結重兵在台中、彰化、雲林,與執政民進黨「決戰中台灣」。據台灣媒體報道,國民黨全代會在新北市板橋體育館舉行,除了吳敦義,歷任黨主席連戰、馬英九、吳伯雄、朱立倫及洪秀柱等都將出席,開幕典禮及吳敦義致詞後,緊接登場的就是年底選舉二十二縣市長參選人的聯合造勢活動。全代會聯合造勢的主軸是吳敦義就任黨主席後標舉的「革新團結、重返執政」,具體訴求是拚經濟、顧生活。

經歷一四年地方選舉及一六年總統、立法院選舉的嚴重挫敗,加上民進黨藉「轉型正義」實行政治清算,把國民黨往死裏打,「黨產」沒有了,國民黨的財政狀況拮据,連黨工的薪水都要張羅,更不要說要籌措龐巨的選舉經費。此外,民進黨「完全執政」兩年多,「蔡賴體制」的倒行逆施令民怨沸騰,但作為最大在野黨,國民黨顯然無法發揮有效的監督、制衡功能;民進黨很爛,不代表年底的地方選舉國民黨就可以翻身再起。

距離年底九合一選舉不足四個月,國民黨的策略是以「固守雙北、決戰中台灣、搶進南台灣」為目標,根據各項民調,國民黨現時的選情還是較預期樂觀。六個直轄市(六都)市長選舉,新北市侯友宜民調一直力壓民進黨的蘇貞昌,「固守新北」應該沒有問題,但是在台北市,由於民進黨的參選人姚文智民調一直都在低處徘徊,現任市長柯文哲「藍綠通吃」,勝算壓一。國民黨的丁守中雖然陷入苦戰,但應可保住基本盤,也就可以保住台北市議會的席次,甚至會比上屆增加。

至於桃園市,傳統政治版圖藍大於綠,四年前民進黨的鄭文燦爆冷擊敗國民黨前主席吳伯雄的兒子吳志揚,短短三年多的經營,政績備受不分藍綠的選民肯定,一直都是高人氣,當選連任沒有懸念。國民黨參選人陳學聖與鄭文燦的民調差距太大,桃園恐怕很難「變天」。本來,面對民進黨執政飽受譏評的「利多」,藍營如果能夠整合內部,提出新的戰略,或許還有機會和鄭文燦一搏,但初選失利、日前退出國民黨的前立委楊麗環,將於十八日召開記者會宣布參選桃園市長,藍營分裂,國民黨的選情雪上加霜。

台中市長國民黨參選人盧秀燕,民調超越現任市長林佳龍,令國民黨對「光復」台中充滿憧憬。由於南台灣是綠營天下,國民黨難以攻陷,所以中台灣便成藍綠成敗的關鍵之戰。台中市前市長胡志強指出,目前盧秀燕的民調領先林佳龍百分之四至八。可以預見,「決戰中台灣」已成藍綠兩黨的選舉主軸,最近兩黨的重量級人物如民進黨的蔡英文、陳菊,國民黨的吳敦義、馬英九,都頻頻在中台灣出現,為黨內同志拉抬選情。

民進黨最會選舉,「奧步」(台語,即廣東話「茅招」)最多,所以國民黨不能掉以輕心。而且到了選舉,民進黨為了鞏固基本盤,上上下下不斷「宣獨」,其目的不只是為了鞏固深綠票源,亦是刻意挑釁中共。當中共在選舉期間為了民進黨打台獨牌「嘴炮」而發重炮,那麼就間接為民進黨助選。在這方面,民進黨和中共都是「前科纍纍」。中共竟然成為民進黨的「超級助選員」,這也是台灣民主選舉其中弔詭之處。

黃毓民

 

大家可進入以下連結,按下網頁中藍色的FACEBOOK「推薦」鍵,支持毓民龍七公專欄 :
http://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80814/bkn-20180814000429570-0814_00832_001.html.

2018.08.07 龍七公:邁向真正不統不獨「第三條路」的契機

台灣今年十一月的「九合一選舉」,最吸引眼球的必然是台北市市長的三雄爭霸戰,現任市長柯文哲爭取連任,對手是國民黨的丁守中和民進黨的姚文智,但選戰並不激烈,現在幾乎可以預言「柯P」篤定當選連任,甚至會成為民進黨二○二○總統選舉的最大威脅。

由於民進黨決定不再禮讓柯文哲,自行提名人選參與競逐市長寶座,讓藍營的支持者對奪回首都執政權充滿期待,選戰開打後,丁守中與柯文哲的民調一度十分接近,前者採取「鴨子划水」策略,默默耕耘,勤跑基層,鞏固基本盤;後者除了佔盡執政優勢,在選舉策略方面更是推陳出新,極具創意,且不斷製造話題,天天佔據媒體版面。至於姚文智,即使有蔡英文出席誓師大會加持,也有獨派力挺,但民調仍然是在低處徘徊。

最新民調結果顯示,柯文哲以百分之四十二點四的支持度居第一,丁守中以百分之三十點九居次席,姚文智僅得百分之五點四,表示誰都不支持的有百分之五點三,百分之十三則未表態。

曾表態參選台北市長的前副總統呂秀蓮,因為民進黨提名姚文智,月前宣布「同民進黨拜拜」(退黨),日前透過辦公室發布新聞稿宣布不參選台北市長:「呂秀蓮原已擘繪好台北國際大都會,希望能重現首都風華,並為台灣固守山海關,無奈受到民進黨阻挫。為免民進黨將敗選責任諉過於她,她自黨主席提名姚文智參選後,即停止參選活動,民進黨若果敗選,應受歷史譴責。」她並呼籲「全民超越藍綠及統獨對立,發揮良心和智慧,同心協力為台灣尋找第三條路」。呂秀蓮盱衡形勢,早就斷定「民進黨敗選」,她如今決定不選了,「應受歷史譴責」的相信將會是她已說再見的民進黨。果然,薑還是老的辣!

「甚麼都不會,選舉最會」的民進黨,在這場首都爭霸戰中可說是一籌莫展,注定失敗,國民黨的丁守中亦無法在「綠白相爭」下得利。柯文哲擺出一副「老神在在」的姿態,他最近有許多和台北市長選舉無關的政治動作,例如送花祝賀以無黨籍身份(脫離國民黨)參選嘉義市長的蕭淑麗成立競選總部;在台南、台中辦簽書會,全省「走透透」,外界解讀是為二○年大選試水溫;站台支持「時代力量」絕大部分市議員參選人;宋楚瑜擬結合無黨籍參選人辦聯合造勢活動,柯表示會去參加造勢大會。

柯文哲是否有更上層樓的意圖,當然有待觀察,但是他在這次選戰中的一些言行,跨越藍綠,甚至操弄藍綠,都見到成效。台灣的兩黨政治已呈衰敗沉淪之象,柯文哲是當下最有能力和條件的「第三勢力」,為解構(Deconstruction)台灣民主化後的兩黨政治增加可能性。

根據最近民調,藍綠陣營有百分之二十至三十原支持者轉向支持柯文哲。原來「白色力量」不僅在台北佔多,民調顯示,都會地區「柯粉」正在增加,連中南部鄉郊地區,柯文哲也有不少支持者,有關民調的相對答覆則是對國民黨和民進黨的好感度正在降低。

台灣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末解除戒嚴、開放黨禁之後,走上自由民主之路,然而歷經三次政黨輪替,以人民投票和議會立法為基礎的民主政治開始走向衰敗沉淪,那是因為人民制衡政府的力量十分薄弱。民進黨一六年大選獲勝,「完全執政」兩年多的時間,使台灣的民主政治變成百分之一百的權力(欲)政治,甚至到了「上失其道,民散久矣」的地步。

「天下無王,斯賴素王」,也許柯文哲不會成為「素王」,但如果他能展現出更大的格局,結合其他無黨籍者,與藍綠兩黨三分天下,未嘗不是台灣衝破困境、邁向真正不統不獨「第三條路」的契機。

黃毓民

大家可進入以下連結,按下網頁中藍色的FACEBOOK「推薦」鍵,支持毓民龍七公專欄 :

http://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80807/bkn-20180807000430415-0807_00832_001.html.

2018.07.31 龍七公:民進黨鞏固政權的「最有效」策略

東亞奧林匹克委員會七月廿四日在北京召開臨時理事會,以台灣正發起「二○二○東京奧運正名公投」為由,在會議中以舉手表決的方式,以七票贊成、一票反對、一票棄權,通過取消台中主辦二○一九東亞青運。

這當然是中共出手打壓台灣的結果。不過,台灣當局的即時「反制」措施竟然是:暫緩金門廈門通水典禮,犧牲金門民眾的用水權益。

金門長年缺水,由於難從台灣本島跨海接管,後經兩岸達成協議,由行政院、金門縣政府及對岸三方出資,自廈門接管引水至金門,經過數年接管完工,並將於八月三日舉行通水典禮。行政院陸委會日前表示:現在因為「時機不對」,不宜舉辦「通水典禮」。兩岸通水並非單純的民生議題,特別是年底縣長選舉前,兩岸通水的政治味更濃。民進黨擔心的也許是,金廈水源不斷,在民生需求更仰賴對岸,金門只會離台北更遠。

按照中華民國憲法,主權涵蓋包括大陸地區的全中國,但治權僅及於台(灣)澎(湖)金(門)馬(祖)地區,四九年之後的中華民國除了「台灣省」還有「福建省」,後者有效轄區有位於閩南的金門與閩北的連江(俗稱馬祖)。四九年以前福建省政府設於福州,四月共軍渡過長江,七月省政府遷往廈門,八月遷至金門。國民政府遷台後,分別在金門馬祖成立「行政公署」,五六年七月在金馬分別成立「戰地政務委員會」,直至九二年金馬地區實施戰地政務三十六年,比台灣晚五年才解除戒嚴。終止戰地政務後金門與連江兩縣回歸省政府管轄,省府於九六年元月遷回金門辦公,翌年兩縣實施地方自治,分別選出第一屆民選縣長,省府的角色愈趨模糊。

到了九九年依據《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第九條,修正地方制度法限縮省政府職權,「福建省政府」變成行政院派出機關。民進黨二度執政後,既然主張「台灣獨立」,當然不可以再有一個「福建省」,於是去年便將「福建省政府」降為「金馬聯合服務中心」,行政院更於上月決定明年起不再編列「省府」預算,「福建省省府」乃由虛級而泡沫,「台灣省」在李登輝時代已經被「凍」,如今民進黨則要「廢」仍有金門馬祖兩個縣的「福建省」,進一步架空「中華民國」,那麼金馬兩縣此身誰屬,在台灣本島的中央政府恐怕還是需要講明白說清楚。

孤懸海上的金門馬祖曾幾何時是守護台灣的兩大門神,是捍衞中華民國的軍事基地,從四九年到五六年間,金門馬祖成為中華民國「台澎金馬復興基地」的前線,沒有四九年十月古寧頭戰役與五八年八二三炮戰的獲勝,便沒有今天的台灣。

台灣的行政院長賴清德最近提出中國的「三大錯誤」和台灣的「四大策略」,來回應中共對台灣的封殺。他指中國的「三大錯誤」:包括改變鄧小平韜光養晦路線,引起區域緊張;用不公平貿易手段攫取各國專利,引爆中美貿易大戰;以及在兩岸政策上,忽視了總統蔡英文的善意。前二者屬美中兩強博弈,台灣本來就無從置喙,而所謂「忽視蔡英文在兩岸政策上的善意」卻有點自說自話,因為在中共而言,兩岸關係之所以陷入僵局是源於蔡英文不承認「九二共識」,此外為了加強遏制台獨,便要全面孤立台灣,封殺其在國際的生存空間。

面對中共的打壓,賴清德以空洞的「四大策略」回應,那就是「壯大台灣、鞏固台灣、宣揚台灣、團結台灣」。究竟如何壯大、鞏固、宣揚台灣,他並無具體說明,但「團結台灣」的策略則必然是「假大空」,主辦東亞青運「被取消」,報復對岸的手段竟是「金廈斷水」,台灣社會只會進一步撕裂。不過,這才是民進黨「怯於抗赤、勇於滅藍」,用以鞏固政權的「最有效」策略!

黃毓民

大家可進入以下連結,按下網頁中藍色的FACEBOOK「推薦」鍵,支持毓民龍七公專欄 :
http://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80731/bkn-20180731000427113-0731_00832_001.html.

2018.07.24 龍七公:從「中國對美國發動一場冷戰」說起

本報日前報道,中美關係因貿易戰而愈趨緊張之際,美國中央情報局東亞任務中心助理局長柯林斯上周五在科羅拉多州出席阿斯彭安全論壇時,指中國正在動用一切資源、默默地向美國發動一場冷戰,欲取代美國成為全球首屈一指的超級強國。

柯林斯當日在論壇上談及中國崛起的議題時,指北京當局正對美國發動冷戰,但這種冷戰和人們傳統認知的冷戰不同:在這場新冷戰中,一個國家動用一切合法與非法、公與私,還有經濟與軍事上的一切手段,不用開戰便足以削弱對手的地位。他指中國人不想有衝突,「但他們希望最終一日當決定關乎自身利益的政策時,世上所有國家都站在中國一邊,而非支持美國。」

上一個世紀美蘇冷戰近半個世紀,現在換成中美兩大強權進入冷戰時代,那麼俄羅斯不是要靠邊站嗎?

上世紀二次大戰後的冷戰時代(一九四五年至一九九○年),就是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即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成員國)和以蘇聯為首的東歐世界(華沙公約組織的成員國)之間在政治和外交上的抗衡。東西方的「冷戰」並沒有變成「熱戰」,那是因為兩造都擁有大量的核子武器,有「相互保證毀滅」能力,即是指對立的兩方中如果有一方全面使用核子武器,則兩方都會被毀滅,就是所謂的「恐怖平衡」,中文的說法可以是「止戈為武」。

不過,美蘇兩大強權在冷戰期間沒有開戰,卻發生多次由美蘇卵翼、支援的重大衝突事件,包括國共內戰、柏林封鎖、韓戰、第二次中東戰爭、古巴導彈危機、蘇聯-阿富汗戰爭,一樣是天下大亂,生靈塗炭。

二十世紀九十年代東西方冷戰結束,並不代表和平可期,中美俄三強鼎立,制度、意識形態的分歧加上政治、經濟、軍事、科技的爭雄,由冷戰到冷和,並沒有為促進人類社會的福祉帶來貢獻。

自從「中國崛起」後,「中國威脅論」好像「眾口鑠金」,中美關係因為貿易戰而劍拔弩張,至於是否會進入冷戰,恐怕也不是美國的情治機關說了算。國際關係從來就是國家利益擺第一位,「勢傾則絕,利窮則散」。除了「中國威脅論」,還有「民主失敗論」,即是實行威權統治或極權統治的國家,一樣可以成為經濟大國,這會對世界和平構成重大的威脅。

在二十世紀上半期的兩次世界大戰到下半期的東西方冷戰,民主政治遭逢兩大逆流,一個是法西斯主義,另一個是布爾什維克主義。法西斯主義借用反帝國主義的民族主義動力作為動力,而反帝國主義的動力是「正義」的;布爾什維克主義借用反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動力為其動力,而反資本主義的動力也是「正義」的。法西斯主義和布爾什維克主義就是高舉反帝國主義和反資本主義的「正義」大旗,侵略他國,並在本國實行極權統治。二者在上世紀對人類和平的戕害,歷史已有定論。然而,隨着蘇聯的解體,美國成為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大國,那不是民主戰勝了極權嗎?西方國家為甚麼還會有人萌生「民主失敗」的警覺呢?

冷戰結束後共產世界分崩離析,共產國家有名無實,最大的共產國家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搞資本主義,但所謂「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卻釋放了世界最大人口國家的生產力,經濟急速發展的結果,以及加入世貿組織,與國際接軌,就必然會成為經濟大國,於是志得意滿,忘記了鄧小平「不當頭」的教訓,狹隘的民族主義上腦:「厲害了,我的國」,美國算甚麼,世界很快就是中國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且仍然是極權統治,中國成為西方民主國家的公敵又豈是偶然的?

黃毓民

大家可進入以下連結,按下網頁中藍色的FACEBOOK「推薦」鍵,支持毓民龍七公專欄 :
http://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80724/bkn-20180724000423983-0724_00832_001.html.

2018.07.17龍七公:從韜光養晦到厲害了我的國

在中美貿易戰中「任人魚肉」以及中興通訊企業事件的「喪權辱國」,中國領導人及國內一些狹隘民族主義者,如果不能猛然醒覺,吸取教訓,繼續「要不惜一切代價」還擊,放任民間義和團民粹式的反美情緒蔓延,那麼情勢發展下去,中國將會面對自七十年代末「改革開放」以來最大的危機。

中國吉林大學經濟學院、金融學院院長李曉教授,在今年畢業典禮上以《國家命運與個人命運─從中美貿易戰必須學到的教訓》為題的講話在網上瘋傳。這是中國少數頭腦清醒,對國運民命憂於未形、恐於未熾的知識分子的「盛世危言」。李曉認為大國之爭關鍵在於誰輸得起,中國已經到了一個新的危險時刻。在中美貿易爭端中,中方要與美方進行同額度回擊,在理論與實踐上都不現實。他說,按美方數據,去年,中國從美國的進口額為一千三百億美元,出口額為五千億美元。在中國動用了五百億後,還剩八百億,美國追加二千億,中國就跟不上了。

李曉表示,「中興事件」顯示出中國同美國之間巨大的技術差距以及對美國核心技術的嚴重依賴。李曉教授又指出,中國對「美元體系」的倚賴也是致命傷,不能作為金融方面的反擊。他認為眼前的教訓一是「盲目自大的情緒」,二是「這場爭端使我們更加清醒地意識到,迄今為止中國的經濟增長模式已經難以為繼,必須在經濟結構、經濟運行機制等方面進行更為深刻的改革。」

至於「更深層次的教訓」,則是「此次中美貿易戰爆發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主要有三個。第一,綜合性、系統性的深入研究。第二,忽視對美國經濟結構變化的研究,進而對美國社會結構的變化及其主流意識形態的變化研究很少,進而缺乏對美國國內政治結構變化的深入理解。第三,忽視對美國控制世界的手段也就是霸權方式、機制等問題的研究。」

美國對中國發動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貿易戰,令到中國在外交和國際貿易政策上進退失據,顯然忘記了鄧小平當年提出的「韜光養晦」戰略。「韜光養晦」就個人修身而言,既適用於困境或逆境之中,也適用於成功或勝利之時。「韜光養晦」並非「無所作為」,「韜光養晦」是一種對自己的完善與反省。

九十年代初鄧小平提出「冷靜觀察、穩住陣腳、沉着應付、韜光養晦、善於守拙、絕不當頭」的外交策略面對國際新格局。一九九○年十二月鄧小平說:「第三世界有一些國家希望中國當頭。但是我們千萬不要當頭,這是一個根本國策。這個頭我們當不起,自己力量也不夠。當了絕無好處,許多主動都失掉了。中國永遠都站在第三世界一邊,中國永遠不稱霸,中國也永遠不當頭。但在國際問題上無所作為不可能,還是要有所作為。做甚麼?我看要積極推動建立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我們誰也不怕,但誰也不得罪,按和平共處五項原則辦事,在原則立場上把握住。」

二○○四年出版的《鄧小平年譜》公開發表了「韜光養晦」的原始出處,那是一九九二年四月廿八日鄧小平同身邊人員談中國發展問題時講的。他指出:「我們再韜光養晦地幹些年,才能真正形成一個較大的政治力量,中國在國際上發言的分量就會不同。」鄧小平的話後來被進一步概括為中國在應對國際風雲變幻時採取的二十字戰略方針,即 「冷靜觀察、穩住陣腳、沉着應付、韜光養晦、有所作為」,簡稱「韜光養晦、有所作為」。

在「大國崛起」、「厲害了我的國」的時候,鄧小平「這個頭我們當不起,自己力量也不夠」這種妄自菲薄的話當然聽不進去。歷史沒有如果,只有教訓!

黃毓民

大家可進入以下連結,按下網頁中藍色的FACEBOOK「推薦」鍵,支持毓民龍七公專欄 :
http://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80717/bkn-20180717000431986-0717_00832_001.html.

2018.07.10龍七公:中美海上爭霸 台海拉響警報

中美雙方最近的政治、經濟、軍事角力,會不會引發台海危機呢?

根據美國傳媒報道,正當中美爆發貿易戰、南海緊張局勢升溫之際,美國海軍官員七月七日證實,美國海軍派遣兩艘驅逐艦到台灣海峽航行,加劇了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緊張關係。與此同時,台灣的國防部亦於七日晚間八時突然發布訊息:美國海軍DDG89與DDG65兩艘軍艦,由台灣南部海域航經台灣海峽,判續向東北方航行。半小時之內,外交部與總統府也先後回應。

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其後證實兩艘驅逐艦通過台灣海峽北上的消息,並表示這是「例行性移動」,也強調美國海軍艦艇往來於南海與東海之間,原本就經常走台灣海峽;台灣海峽是國際水域,正如南海也是國際水域,各國軍民船隻可以自由航行。美國軍艦上一次通過台灣海峽是去年七月,中國遼寧號航母結束在香港訪問後經台海北返,十二日凌晨進入台海。事後媒體披露,美軍派遣一艘勃克級驅逐艦,隨着中共軍艦北上。

台灣當局以往對有美國軍艦進入台灣海峽的消息,多不願公開證實,這次卻是高調發布訊息。台灣著名戰略學者、前立法委員林郁方認為,這就是華府與北京之間的「勢力範圍」遊戲。隨着解放軍力量崛起,飛機與軍艦不斷遠航,在第一島鏈之外活動,美方此時則刻意在第一島鏈之內活動,強調島鏈之內並非中共的勢力範圍,美軍仍然可以在公海自由來去。美方的強勢態度,對於壓制中共在區域的擴張,具有一定的效果,但這些動作是否代表美國「特別挺台灣」呢?蔡英文政府沒有必要高調宣傳。

北京國台辦主任劉結一針對美國兩艘軍艦近日經過台灣海峽時表示,堅決反對任何危害國家利益的事,中國不能接受。台灣的陸委會回應稱,這段期間以來,中國大陸頻繁在台海進行針對性的軍事演習及機艦繞航,並對台灣國際空間極盡打壓之能事,已實質破壞台海及區域和平穩定現狀,國際社會均高度質疑。

中國在南海的軍事擴張,並不斷在台海進行軍演,美國此次派軍艦進入台海,也有警告中國的意味,美國一貫的立場是反對片面改變台海現狀。台灣海峽具有特殊的戰略地位,美國若要維持區域和平,或曰捍衞其海上霸權,便要打「台灣牌」,因為從《台灣旅行法》、《國防授權法》、美國在台協會駐軍,再到派軍艦進入台海,充分凸顯台灣在中美爭霸中的工具角色。

歷史沒有如果,只有教訓。

一九四九年四月廿三日,中華民國首都南京淪陷,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美國於四九年八月發表對華政策白皮書,認為中國赤化全因國府本身的腐敗,與美國無關。五○年一月,時任國務卿艾奇遜宣布,台灣不在美國的西太平洋防禦範圍。六月廿三日艾奇遜表示,不再供應台灣軍事援助。然而,兩天後韓戰爆發,廿七日杜魯門總統宣布「台灣中立化」方針,同時派遣第七艦隊巡弋台海,阻止國共雙方渡海攻擊對方。韓戰使美國重新支持中華民國,五四年雙方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保障了台灣的安全,但也限制了國府「反攻復國」的可能。七九年美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再一次出賣中華民國,國會通過《台灣關係法》,對台灣出售防衞性武器,也是基於台灣海峽的特殊戰略地位,有利美國鞏固其區域霸主的地位。

所以,今天的台灣執政者,不必因為美國的挺台動作而躊躇滿志,反而要表現戒慎恐懼,凝聚朝野共識,維護台海安全。國際政治波譎雲詭,都是權力欲作祟;中美關係複雜多變,掌握大權之人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如果不以蒼生為念,則和平不可期,戰爭不能免!

黃毓民

大家可進入以下連結,按下網頁中藍色的FACEBOOK「推薦」鍵,支持毓民龍七公專欄 :
http://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80710/bkn-20180710000430765-0710_00832_001.html.

2018.07.03龍七公:由戒急用忍到戒慎恐懼到結盟抗中

民進黨政府在台灣一個月內連失兩個邦交國之後,總統蔡英文公開表示「不會再忍讓」。主管兩岸交流事務的陸委會隨即表示,將嚴審大陸各級政府人士來台申請。陸委會副主委邱垂正五月底在立法院答詢時指出,大陸最近一連串在外交方面無所不用其極的打壓、軍事威嚇,以及在兩岸間不友善的動作,為了國家安全跟民眾福祉,會針對中國大陸各級政府人士與相關人員的來台申請做好審查工作,也請民眾支持。

兩岸輪流主辦的「海峽百姓論壇」今年將在新竹舉行,但台灣內政部移民署聯審會日前審查大陸公務團來台申請時,移民署代表在會中以「具統戰嫌疑」為由,將該團十名成員的申請全部駁回,並指政府為了正當防衞起見,不能看着中共對台打壓,卻放任中國大陸官員及相關人士來台從事統戰分化工作。大陸國台辦發言人安峰山則以「走回頭路,閉關鎖島」八個字來回應。

此外,大陸福建東南衞視記者葉青林上月底申請赴台駐點採訪被拒,台灣陸委會的說法是「政府向來尊重新聞自由,致力於維護兩岸新聞正常交流,但絕不容許大陸媒體記者製造『假新聞』,散布不實言論」。大陸國台辦指出,大陸記者赴台駐點申請遭到台灣當局的「無理拒絕」,創下了兩岸互派駐點記者採訪以來的惡例。而台灣一些親大陸媒體和專家也質疑台灣當局的做法能否彰顯台灣對中國大陸的制度優勢。這是二○○○年台灣開放大陸媒體記者赴台駐點採訪以來,首次有記者被拒入境。

兩岸關係由「冷戰」到「冷和」到「冷對抗」,固然與兩岸的意識形態分歧、制度差異有關,主要還是受波譎雲詭的國際關係因素的影響。台灣海峽兩岸民間交流以至官方互動,在民進黨政府而言一直都是「戒慎恐懼」的,當然是怕台灣民眾很容易「被統戰」,然後「被統一」,更怕促進兩岸交流會改變島內的政治生態,令民進黨無法長期執政。然而,消極被動的政策在兩岸政治經濟力量的差距不斷擴大的客觀形勢下,很難有所作為,於是便要盱衡世局,主動出擊,開創新局。李登輝一九九六年的「戒急用忍」到二○一六年蔡英文的「戒慎恐懼」,都無法因應國際形勢的急劇變化,特別是國際社會對「中國崛起」的欲惡的變化。所以,必須因應變局,改弦更張,否則連生存都有問題,要遑論發展。

蔡英文公開表示「不會再忍讓」之後,六月廿五日出席「民主基金會」十五周年會議並發表講話,指「過去兩年來,中國不斷施壓我們,威脅我們的民主生活方式,並限縮我們的國際空間。澳洲、美國、歐洲和世界各地志同道合的國家都遭逢這樣的挑戰,志同道合的國家如不團結起來行動,反民主力量就會蔓延」。同日接受法新社專訪時,她一方面表態願意與習近平見面,另一方面卻敦促各國與台灣合作,捍衞民主和自由的價值,對抗大陸的擴張主義,保護各國認同的價值,共同對北京產生壓力、限縮北京霸權影響。

中共的「套板反應」必然是批判蔡英文「挾洋自重」,「進一步升高兩岸對抗」。不過,蔡英文「民主聯盟」的建議是有新意的。當前國際形勢出現的變化,一是中國的擴張,滲透到民主國家內部,引發全球警戒,西方不少國家已開始反制中國。二是美國與中國的關係因為貿易戰日益緊張,最近更不斷打台灣牌,使台灣必須要用新的角度檢視美中台關係。蔡英文藉由法新社專訪,是要告訴西方民主國家,不要忽略台灣在抵抗北京影響力方面的努力,台灣也有其戰略價值。不過,國際關係不是道義的結合,而是利益掛帥,「民主結盟抗中」也很容易「破局」!

黃毓民

大家可進入以下連結,按下網頁中藍色的FACEBOOK「推薦」鍵,支持毓民龍七公專欄 :
http://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80703/bkn-20180703000435743-0703_00832_001.html.

2018.06.26龍七公:統獨偽命題 只能在選舉炒作

中國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五月廿二日在黨內中央宗教事務委員會第一次工作會議上,罕有地談統一,他表示《憲法增修條文》「最終目的是以國家統一為原則」。吳敦義解釋,《憲法增修條文》裏頭「在國家統一前」,台澎金馬稱為「自由地區」,其他稱為「大陸地區」,「當時全面改選立法委員,只能在自由地區改選,不能在北京、在天津改選」﹔「當時的增修憲法條文裏訂下,國家最終的目的是要以統一為原則,但是在現階段,自由地區還是全面改選。」

吳敦義的「終極統一論」,在今天幾乎完全「綠化」,或曰「本地化」的台灣,自然會引發強烈的爭議。民進黨主席蔡英文的回應是:「幾天前,我在媒體上也看到在野黨主席對於終極統一的主張。主張統一是在野黨的自由,但統一不能是一個在壓力下的選擇,更不能是台灣年輕人對於未來的唯一選項。」

《憲法增修條文》,將「統一」納入選項,是現在主張台獨的李登輝在總統任內推動的。「終極統一」作為對於台灣海峽兩岸關係的一種論述,也是李登輝總統任內通過的《國家統一綱領》,取代先前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政策,改為「終極統一」。

終極統一論的立場最終目標仍然是台灣與大陸間的統一,不支持永久保持台海現狀,近於支持維持現狀。馬英九二○○八年就任總統後,提出「不統、不獨、不武」,主張改善兩岸關係,但被認為並未堅持中國國民黨原本的「終極統一」立場。

不過,去年吳敦義參選國民黨主席時曾表示,他對兩岸關係的看法跟多數國民黨人一致,目前台灣的兩岸現狀是「統人沒能力、被統不願意」,目前統一或台獨都不是選項。

台灣的統獨爭議隨着民進黨的「完全執政」,朝野兩黨皆有「恐共症」,不論是「促統」或「促獨」都不敢玩真的,國民黨固然不敢有「統人」(「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幻想,贊成「被統」(接受中共「和平統一,一國兩制」),則必然會在台灣「成為永遠的在野黨」; 至於民進黨「喊獨騙選票、真獨不必要」,不但「公投制憲台獨」不敢提,還要在連續兩屆全代會中有黨代表「響應」蔡英文「維持現狀」主張,提案修改黨綱。

民進黨將於今年七月十五日舉行全國黨代表大會,黨代表吳子嘉兩年前提出「維持現狀黨綱」修正案,今年全代會則由黨代表許瀚升提案,以「維持現狀」來取代《台獨黨綱》和《台灣前途決議文》的提案。

「維持現狀」,是蔡英文嘴巴講講,用來回應「九二共識」的政治套語,搞到要提案修改黨綱,恐怕又是像上屆全代會一樣:不獲通過!憲法學者蘇永欽說:「民進黨大會最近一件以維持現狀來取代《台獨黨綱》和《台灣前途決議文》的提案,如果真能通過,其意義可能不下於一九五九年德國社民黨的葛德斯保宣言,足以讓民進黨成為真正穩定台灣的力量。但在其派系、名嘴寧要獨立不惜踐踏自由民主的氣燄高漲之際,我們看得到此案的通過嗎?」

現階段的台灣,統獨議題都快變成了「偽命題」,但是臨近選舉又會被炒熱。台灣的政黨政治特色是藍綠政黨惡鬥,這種惡鬥不是比政見,選舉也不是公共政策導向,而是意識形態主導,只問立場不問是非。政黨保持和奪取權力,「彼可取而代之」雖說是以人民投票為基礎,但是意識形態掛帥,藍營「促統」,綠營「促獨」不是真幹,只是在選舉鞏固基本盤的「嘴炮」,然而選舉期間的統獨爭議,會使人民投票缺乏理性,這也是台灣民主政治因而不斷倒退的原因。

黃毓民

大家可進入以下連結,按下網頁中藍色的FACEBOOK「推薦」鍵,支持毓民龍七公專欄 :
http://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80626/bkn-20180626000425010-0626_00832_001.html.

2018.06.12龍七公:不學古人開言路 卻仿今人設言禁

十多名民進黨立委連署提案修法,把傳播假新聞者納入現行的《社會秩序維護法》處罰,在該法第六十三條的「散布謠言,足以影響公共之安寧者」,增列「未經查證於網路散播、傳遞假新聞、假消息」,以維護公安。

在野時期高舉民主自由大旗的民進黨,二度執政之後立法「促進轉型正義」,清算威權時代的人與事,如今卻要修法戕害言論自由,令台灣又再回到威權時代。在台灣比較客觀的看法:民進黨之所以要立法對付網絡謠言,主要是近期各種不利的負面消息接二連三,使政府窮於應付,因此企圖採取鐵腕重罰來嚇阻此一趨勢。然而,民主國家的政府面對批評與挑戰,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如果批評失實,政府可以隨時澄清事實,還原真相,何必立惡法去戕害言論自由呢?

蔡英文日前力挺被輿論圍攻的北農總經理吳音寧,表達了要協助她「政治攻防」,要求府院全黨向假新聞宣戰後不久,民進黨立委就提案將「網絡謠言」入罪。行政院發言人隨即表達「尊重」立委提案權。民進黨一方面常以台灣的民主自由炫示對岸,不久前蔡英文還藉着對「六四」的感懷,期盼中國大陸的民眾看她的臉書可以不再「翻牆」;另一方面黨內有人正準備向中共學習,參考《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九修正案》的「網路謠言」罪,修改《社會秩序維護法》,打擊網絡假新聞。

台灣現行的法律,對故意造謠中傷他人的行為,不是沒有規範,例如《選舉罷免法》第一○四條規定「以文字、圖畫、影音散布不實之事,意圖使他人不當選,足以生損害於公眾或他人者,可處五年以下徒刑」;《中華民國刑法》第三一○條第一項的「誹謗罪」規定,「意圖散布於眾,而指摘或傳述足以毀損他人名譽之事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這些規範皆足以規範任意造謠滋事;但其構成要件要以「故意」或「惡意」造謠為前提,並因此生損害於特定對象者方能成立;批評政府的言論即使與事實稍有出入,並不構成犯罪。

網絡的「假新聞」、「假消息」如何辨別?由誰鑑定?至於「足以影響公共安寧及秩序」恐怕也是「官字兩個口」。在今天這個資訊爆炸的互聯網時代,每天在社交媒體或透過手機、電腦,轉發別人傳來的訊息的民眾,很多並非專業的新聞工作者,也沒有足夠的渠道去查證這些訊息的真偽,修法打擊網絡假新聞,只會治絲益棼,除非執法與中國大陸的「寧枉毋縱」看齊,否則像台灣「毋枉毋縱」的法制,「未經查證於網路散播、傳遞假新聞、假消息」治罪,恐怕也是窒礙難行。

在台灣威權統治時代,有不少政治抗爭運動先驅們為言論自由奮鬥,主張台獨,爭取百分百言論自由的鄭南榕更自焚明志。之後,民進黨的選戰更是靠爭取言論自由的訴求作為政治提款機。如今二度上台執政的民進黨,就立惡法一事,竟然鸚鵡學(威權時代的國民黨)舌,說甚麼「會在國家安全與言論自由間取得平衡點」,真是厚顏無恥!

要學中共搞甚麼「網路謠言罪」,不如徹底一些,或者在政府預算增列維穩費,設立「網警」,或者有樣學樣弄一條「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民進黨袞袞諸公昧於歷史,恐怕沒有讀《新唐書‧五行志》這一段記載:「貞觀十七年,有人散布謠言,說朝廷要祭祀天狗,差怪物於夜間取人心肝,百姓震恐,唐太宗惡之,除宣慰黎民外,更廣開坊門,資訊公開,謠言一月而止。」民主進步的台灣領導人蔡英文,捍衞言論自由當然比不上專制帝王時代的李世民!不學古人開言路,卻仿今人設言禁,莫非是昏了腦袋?

黃毓民

大家可進入以下連結,按下網頁中藍色的FACEBOOK「推薦」鍵,支持毓民龍七公專欄 :
http://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80612/bkn-20180612000427450-0612_00832_001.html.

2018.06.19 龍七公:你不能在所有的時候欺騙所有的人

距離台灣「九合一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只剩不到半年,朝野兩黨的各項公職人員選舉提名作業,在黨內一片爭議聲中完成,激烈的選戰正式啟動。今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舉行的「九合一地方公職人員選舉」,焦點當然是「六都」選舉,即台北、新北、桃園、台中、高雄、台南六個直轄市市長及市議員選舉。

民進黨在台北市不再與現任市長柯文哲合作,自行提名人選,派出姚文智硬撼柯文哲及國民黨的丁守中。柯文哲被藍綠夾擊,能否連任?丁守中在柯姚鷸蚌相爭之下,是否可以替國民黨奪回首都執政權?至於民進黨的姚文智,勝算最低,如果投票之前民調仍然拉不起,民進黨選民會不會「棄姚保柯」?這都是台北市市民最為關切的問題。台北市長選舉堪稱六都中最激烈者。

新北市是國民黨的侯友宜與民進黨大老、前台北縣長蘇貞昌之爭。前者民調高企,有機會保住國民黨在新北市的執政地位;後者「老驥伏櫪」,毀諾參選受到譏評,自然會陷入苦戰。

民進黨籍桃園市市長鄭文燦爭取連任,由於政績不惡,國民黨的陳學聖恐怕難攖其鋒。

台中市長的選情則是民進黨最感憂慮的,國民黨立委盧秀燕挑戰民進黨的現任市長林佳龍,二人的民調旗鼓相當。台中市過去一向藍大於綠,二○一四年林佳龍能夠勝選,主要是國民黨的胡志強已在台中市執政十三年,選民「換人做做看」,加上當時「太陽花學運」的效應,讓反國民黨勢力在台中興起,但國民黨在今次台中市長選舉,卻有敗部復活的契機。

至於南台灣兩都,台南市與高雄市,一直都是綠營天下,高思博將代表國民黨出戰台南市,硬撼民進黨「票王」立委黃偉哲;高雄市方面,國民黨由高人氣的韓國瑜出戰民進黨不分區立委陳其邁。民進黨應該可以保得住南台灣兩都執政權,不過得票相信會大幅滑落。

民進黨有「完全執政」的優勢,本來在今年年底的選舉應該至少可以保住目前的十三個縣市,甚至有新的進帳,但是距離投票還有近半年,竟然有七個縣市的選情告急。原因只有一個,執政兩年多,黨派掛帥,鬥爭不斷,搞到民生凋敝,民怨沸騰。所以有人如是說:馬英九做六年總統,就搞垮了國民黨;但蔡英文只需做兩年總統,就可以搞垮民進黨!

親綠的台灣民意基金會日前公布最新民調,蔡英文的支持度再度蒸發,贊成其領導方式的民眾僅剩三成三,不贊同者則高達五成二。執政兩年,蔡英文連民進黨的基本盤都維持不住。台灣民意基金會分析,二○一八年上半年迄今,蔡英文聲望一直都在四成以下,絕大多數時間在三成出頭,未來蔡英文聲望要如何大幅向上提升,或避免繼續向下沉淪,是嚴厲挑戰。關於行政院長賴清德的施政表現,民調顯示,不滿意民眾比例再度攀升,達四成三。至於蔡政府面對大陸壓縮台灣國際空間,民調顯示,僅三成二民眾對蔡政府有信心,沒有信心的人數比例突破六成,落差巨大,台灣民意基金會表示,民調凸顯民眾對於蔡政府外交策略信心薄弱。

民主的體制使權力之爭奪毋須訴諸非法的手段,所謂非法手段,主要是指暴力,但不一定包含欺詐在內,欺詐常常可以繞過法律,不着絲毫非法的痕迹,這已經不是一個法律問題,而是道德問題。要向所有的政治家要求道德,恐怕是緣木求魚。不過,正如林肯說的:「你可以在所有的時候,欺騙某一些人民;可以在某一些時候,欺騙所有的人民;但你不能在所有的時候欺騙所有的人民。」這就是為甚麼有執政優勢的政黨也會在下一次選舉一敗塗地!

黃毓民

大家可進入以下連結,按下網頁中藍色的FACEBOOK「推薦」鍵,支持毓民龍七公專欄 :
http://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80619/bkn-20180619000425969-0619_00832_001.html.

2018.06.05龍七公:台灣的兩黨政治削弱了民主!

台灣的「九合一」選舉將於今年十一月二十四日舉行,要選出新一屆的六都市長及市議員、里長、山地原住民區長及區民代表,並由台灣省(十三縣三市)及福建省(金門、馬祖兩縣),選出新一屆的縣市長、縣市議員、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及村里長。本屆選舉是蔡英文二○一六年上任以來的首場選舉,也是人民檢視蔡政府這兩年政績與信任度的指標,而投票結果將影響二○二○年的總統選舉以及立法委員選舉。

台灣每隔兩年就有一次全民參與的大型民主選舉,但這種以人民投票、議會立法為基礎的間接民主制度,卻因為政黨政治的惡質發展,一到選舉,選民便自覺不自覺地被操弄:選舉文宣不是講政見,而是誹謗敵黨的「負面文宣」;選舉期間「棄保」、「告急」乃至「含淚投票」的操作,歸根究柢都是為了贏得選舉。

台灣人民經過艱苦奮鬥得來的民主政治,因為惡質的政黨政治而衰敗,已經到了一個人人應該痛切反省、深刻檢討的時候了。

行政院前院長江宜樺主持的長風文教基金會與台灣研究基金會,合辦一場二十五年來規模最大的政治學學術研討會,針對「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 廿一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邀請國際當代三十位政治學學者與談。根據台灣媒體報道,英國國家學術院院士John Dunn日前在其中一場座談會表示,台灣所選擇的是選舉式民主制度,過去這種民主制度帶來很多混亂現象,包含美國和英國,而這種制度的結果,是選出來的政府無法確保政策延續與一致,這是必須付出的代價。研究全球貧窮與全球秩序的耶魯大學哲學與國際事務系教授Thomas Pogge則認為,傳統的世界秩序,統治是權力,這些規則不是以價值為基準,是為了保護國家而存在。要判斷一個國家的發展,包括人民自由、免於暴力、享有選擇生活方式、選擇參與政治,這都是進步的重要指標。他也認為,西方代議民主制度,是保護特定族群的利益,可是代議民主制度無法照顧到沒有投票權的族群。加拿大籍學者Daniel Bell也說,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主要缺點是在制度本身,無法確保選舉人是否適格,此外,這種西方選舉制度僅有公民具備投票資格,但不具備公民資格的人,利益無法獲得保障。

但是,出席研討會的學者並沒有指出任何取代這種人民投票、議會立法的代議政制的方案,他們也似乎並不了解台灣兩黨政治的「特色」:以統獨意識形態作為判斷是非對錯的標準,在選舉期間互相攻伐,選民被迫歸邊,選舉變成凸顯敵我矛盾的戰場。這樣的兩黨政治,不但無法使民主精神得以維持,而且是削弱了民主。

由於政黨組織的趨於龐大與凝固,它不但是財雄勢大的政治團體,也是一部選舉機器,它甚至已成為人民政治生活的幕後組織者與推動者,選民只是政黨保持或奪取權力的工具。人們或者會這樣說:一個政黨的執政,是經過選民投票表示同意了的,就沒有甚麼不民主之處。然而,單單的通過選民投票的同意還是不夠的,必須在同意之後保有若干的監督權。而此種監督權在多數民主國家均付之闕如。

像台灣這樣的兩黨政治,民進黨和國民黨都是組織強固,二者壁壘分明,所謂人民「最好選擇」竟只是兩個「民主專政」的交替而已;至於「一黨獨大,長期執政」更是兩黨不約而同的目標,一旦出現這樣的情況,人民更不可能保有監督政府的權力。支持或反對民進黨「一黨獨大,長期執政」,來取代支持或反對國民黨的「一黨獨大,長期執政」,並不會使台灣更民主!

黃毓民

大家可進入以下連結,按下網頁中藍色的FACEBOOK「推薦」鍵,支持毓民龍七公專欄 :
http://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80605/bkn-20180605000433722-0605_00832_001.html.

2018.05.29龍七公:台灣內部無法團結其咎在誰

西非國家布基納法索日前與中華民國斷交,總統蔡英文除了嚴詞批評大陸打壓,更向國民黨開火,蔡英文利用接見國際獅子會分會會長場合上,「請教」在野黨(國民黨),這兩年政府在處理兩岸關係上「有沒有捍衞台灣的尊嚴?有沒有捍衞台灣人民的安全?有沒有堅持台灣的主權?有沒有堅持不挑釁的原則」,更自詡「這些我相信我們都做到了」。

蔡英文除了以「四問」批判國民黨容忍大陸打壓,又對「台灣內部無法團結」表示遺憾。蔡總統公開譴責在野黨「不團結」,指出處理兩岸關係的前提是「要有一個團結的台灣」,而國民黨在斷交後批評民進黨,是「不團結」的表現,面對大陸打壓力道,國人應該只有一個立場,就是「共同對抗外人的打壓」。

「物有本末,事有終始」。蔡英文口中的「台灣內部無法團結」,恐怕不是像她和民進黨所講的,是因為國民黨「容忍中共打壓」,而是民進黨執政兩年來,沒有積極推動民生樂利的政策、不承認「九二共識」,加上身為行政院長的賴清德不斷意淫「台獨」,落人口實,令兩岸關係陷入僵局,牽動外交節節敗退。不但沒有表現歉然不足和痛切反省的態度,反而繼續搞政治鬥爭。民進黨是「把有利選舉的放最前面做」,所有作為都是政治清算和選舉考量。

民進黨意識形態掛帥,朝野的矛盾便不是政見的歧異,不是「人民內部矛盾」而是「敵我矛盾」。蔡英文及民進黨過去兩年的作為,才是令到「台灣內部無法團結」的主要原因。

「中華民國總統」蔡英文在與布基納法索斷交後發表的聲明,隻字不提中華民國;外交部長吳釗燮召開斷交的國際記者會時,全程沒有一句中華民國。叫仍然奉中華民國為正朔的台澎金馬民眾情何以堪?民進黨既然去中華民國,那是不是到了「零邦交國」那一天來臨,便可以宣布台獨呢?

前總統陳水扁在「臉書」的「新勇哥物語」專頁中表示,如果邦交國都沒了,台灣的聲音又如何在國際組織的舞台被聽到?中國隨時在改變現狀,蔡政府則維持現狀,想以不變應萬變而不可得。至於有人認為的邦交國歸零,台灣是不是就獨立了?阿扁直言這是兩碼事,不能畫等號,主權國家當然也要各國的承認與建交;現在沒有了邦交國,當聯合國開大會,或世界衞生大會舉行的時候,又有哪些邦交國幫台灣提案或發言?如果邦交國都沒了,台灣的聲音又如何在國際組織的舞台被聽到?

馬英九認為,一個月內連斷兩國簡直史無前例,他批評總統蔡英文縱容行政院長賴清德,不斷在國會殿堂上表示自己是台獨政治工作者,此舉無疑是刺激北京,希望蔡英文能夠更務實處理兩岸及外交事務。

一九七一年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後,有十二國斷交,一九七二年有十五國斷交,期間還出現一個月斷四個邦交國現象,蔡英文主政的中華民國一個月斷兩個邦交國又算甚麼?然而在那個風雨飄搖的年代,政府與民間同仇敵愾,海外僑胞亦多數支持政府。到一九七八年底,美國承認與台灣斷交,台灣也是危如纍卵,但島內民心士氣高昂,海外華僑自動發起自強救國捐款運動。

「堡壘是從內部攻破」,面對外交橫逆,台灣朝野及二千三百萬人民當然要團結一致,但是如果連中華民國這個最大公約數都放棄,團結的基礎和前提又在哪裏?

一九七一年十月廿五日,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總統蔣中正以「莊敬自強、處變不驚、慎謀能斷」鼓勵國人。上台兩年來不斷「去蔣」的民進黨,如果能夠不以「人」廢言,就應該細玩其意。

黃毓民

大家可進入以下連結,按下網頁中藍色的FACEBOOK「推薦」鍵,支持毓民龍七公專欄 :
http://hk.on.cc/hk/bkn/cnt/commentary/20180529/bkn-20180529000434796-0529_00832_001.html